没有一种伟大不是因为悲苦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但其实,不幸的家庭几乎都相同的催生着某种伟大,某种活下去的伟大。

活着的悲苦已经超然于家庭了,这是时代的悲苦,只不过恰好是这个家庭完完全全的彰显着时代的命运。你可以认为富贵的每一个亲人去世都是一种时代的变故,这里没有一个自然规律的死亡,几乎都是人文世界里的死亡,因此富贵面对的不是简单的节哀顺变,而是心灵面对这个时代一次次的坚韧。

一个老者口述的故事,读来有一种身临其境的采访效果,就好像电视里的纪录片,老者说几句便渐渐进入那个故事的时空,这时空极其深厚广阔压抑,甚至在老者每次抬头中断回忆的时候你都无法从这时空回过神来。

因为是一个老者自述,所以没有华丽的辞藻,有的尽是朴实无华的叙述,近于冷酷的叙述,最高不过大喜,最低不过大哭;然后就是这种平淡的叙述令人感受到主人公在那个时代面前的平淡活着。这种平淡背后还有一种人性的真实,就像《许三观卖血记》里的人物,丑陋而高贵的人性,才是最真实的人性,无论是吃喝嫖赌,还是亲情大爱。

富二代并不能永远的活着,无论败家子还是能干者,活着的永远只有面对生活的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