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33

落笔写这个题目显然是晚了几天,但看了下2020年这么魔幻而转折的一年才留下3篇文章多少是说明有一些懒或者是有一点忙,或者是找到了比瞎写写更享受的事情。

2020年大部分人的工作似乎都延迟开启了甚至严重依赖线下的都哑火了,但好在我们从一个冷门的市场启动,渐渐的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温度,从前一份工作逐步脱离,进而走入下一份工作。而这一进一出给了我一种自由和底气。底气是前一份工作真的变成睡后收入,有句话说兜里有钱腰板硬,其实人不用很多钱,只要比需要花的多一些就有了很多底气;而新的工作则给了一种自由,这当然是一种身心的自由,不用带着压力为任何人实现任何目标,只为实现自己内心的想法,甚至是把工作当成一种游戏,打怪、升级、享受,当你考虑一个工作不优先考虑赚钱的时候,我知道所有的思维更接近“道”和“本真”,俗话讲——动作不变形。

享受其实来自一种未知的探索,未曾经历的经历,这些都是幸福感的源泉;无论是用户数快速从零到壹还是团队比我兴致高昂,甚至是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这些都未曾经历,感恩的讲,这一年很顺利,我想即使未来有一天回想当初经历了什么困难,还是要真诚的说,其实未有什么困难,一切水到渠成。

而这就显得很佛性,的确既没有到处宣讲社交,也没有绞尽脑汁策划,更没有没完没了的加班,甚至为了生活质量连上下班都没能准时,在这种情况下,工作的结果是什么我都能接受,显然当前的结果已超出“能接受”很多。我想说的是这种生活状态很珍贵,如果不可知的下半生能可知这一点,大概就能每天微笑了。

2021年的第一个月,我送给自己一个光头,这是一种内在的仪式感,也是一种接受一无所有回到解放前的态度,好比2014年的吃素一样,如果生活不能给你肉吃,吃素何尝不可,如果头发要掉,光头何尝不可……但如果能有,选择更好的生活是人之本性,难能可贵的是看过繁星只选一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千帆过尽,归来仍是少年——少年的模样,少年的心境,少年的寡欲。

而这“投入工作却又不恋工作”的最佳状态还是要归功于人类的后代,有了幼崽,人生的意义顿时就明了一部分,这是基因功能显现的一刻。在孩子一到两岁的生命里,为人父者用时间与孩子架起一座亲密无间的关系桥梁,应该是生命中不二的选择,而我知道我们桥梁已经架起,这大概是幸福最大的生产力。

34岁,一种自由明朗在心中升起,犹如越来越好的城市空气,而这一切,在33岁才体验到,所以致敬上一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