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双层梦境是怎样一种体验?

诺兰的「盗梦空间」看过很多年了,里面描述的4层梦境总觉得像是科幻小说,至于真实经历我估计大部分人都没有过。

而今天早上的8点到8点半,本人亲历一次双层梦境,并清晰的知道自己身处梦境。

背景交代:

  1. 两个月前,我的公司地址搬到了X大厦的808室,而X大厦的8楼一整层在8年前(2013年)是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办公地址。于是我还跟同事打趣说,这就是缘分,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2. 儿子还有两天就要过2岁生日,一些气球道具已经提前买好了,但还没有吹起来。
  3. 现居房屋的主卧进门开关(双开双控),从交房以来一直都是反着的(靠外的开关控制内灯,靠内的开关控制外面的廊灯),直到2个月前实在难以忍受终于把开关卸了换个方向然后重新安上,结果换个方向后有一个开关摩擦严重居然没有那么灵敏了,按不下去,将就用了一个月后终于忍不住又重新收拾了一下,抹点油,至此恢复正常。

那么今天早晨的情况如下:

早上8点的样子,我被儿子吵醒,看了看表才8点,这是一个可以继续睡的时间点,也是一个可以醒来去上班(不会迟到)的时间点,不过困意缠身还想躺下,意识里又觉得应该醒来去上班,终究抵挡不住,躺下很快进入梦乡。

很快,我就出现在了X楼的8楼(这种情况想必很多人早起被尿意憋醒又不想起床的时候总会遇到),用梦达成了潜意识里的意志,这也是弗洛伊德强调梦不过是对于意愿的一种达成。然后,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我去的8楼居然看见了8年前我第一份工作的那家公司还在,而我走向我的公司,发现这里的门牌还未装上,看上去就是还没有装修的样子。我在走廊里想着这间未装修的办公室应该会顺着时间线很快装完,我就可以进去上班了,所以此刻我清楚的知道在8楼的这个角落有一家我的公司,但眼前的情况确实是我第一份工作的办公室场景,包括当时的同事进进出出,我甚至在等待装修的过程中又进了这家公司我的工位回忆了一番,显然对于那个场景,我是一个未来人,和解忧杂货铺里描述的一样,我在和过去的人对话,而他们在和未来的我对话。

时间过得很快,我和旧的同事寒暄,和他们讲这是我的新公司,我是如何进不去的,他们甚至帮我敲敲门拍拍墙,然而并不能打开,突然,我发现我的新办公室并不是等待装修状态,而是有人在用的办公室,因为大概下午下班的时候有员工从门里挤出来,而他们我都不认识。

此刻我8年前的旧同事还在着急的帮我如何进入我所指的办公室,而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逻辑的混乱,意识到那个位置的办公室还不是我这家创业公司的,我是未来人。。我上班走错时空了,然后喊着“你们都闭嘴,我知道怎么进去了,你们把我叫醒…啊…啊”,而我所有的旧同事似乎一脸茫然,甚至根本没听到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刻,我意识到我在做梦,我应该像梦魇的时候想把自己叫醒,左右动弹呼喊,然而这一次我不用,当我意识到逻辑漏洞的时候(好像盗梦空间里那个一直不停转的陀螺)我就自然醒了,我知道我其实还没去上班。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墙上的钟表,大概十点多了,心想这下是睡过头彻底迟到了,不过也没关系,毕竟是自己的公司,慢悠悠的想要开灯,然后又发现了事情奇怪的点,屋顶上飘着各式各样的气球,一看就是用于给儿子过生日准备的,但是印象里似乎生日还有一天才到,开灯的时候居然打不开灯,床头开关因为被我折腾过挨得太紧按不下去,床头的插座还有两个苹果的无线耳机正在充电,把开关挤压得没有伸手的位置,但我突然记得开关确确实实已经被我涂了油修的很顺滑了,于是我知道我tm的还在梦里,于是我很生气的把床头无线耳机从插座上拔下来,猛地强按着开关,终于灯光亮的瞬间我又醒了。。

此刻窗帘还在拉着,屋里还很暗,我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早上8点半,赶紧开了灯,发现开关顺滑。

 


结论:

  1. 梦的确是潜意识里意愿的达成。但如果潜意识里有双层意愿,大概就会开启双层梦境,一层让你去上班,一层让你睡到10点半。
  2. 每一层梦境的时间的确会拉长数倍,从8点起,实际时长30分钟,在第一层里被放大到10点半大约2.5小时,而在第二层里被放大到下班时间大约10个小时。
  3. 越深的梦境越没有细节,甚至看不清脸,越浅的梦境细节越多,比如有颜色的气球,开关的顺滑程度和无线耳机的细节。
  4. 梦境的深入并没有明显的感受但退出有明显的感受,一旦感知到逻辑bug就离退出梦境不远了。
  5. 梦魇多数情况也是两层梦境,深层的梦境总是很危险想要逃离,而浅层的梦境无法动弹,大部分人此刻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梦魇,就不会太怕,而是寻求动弹的可能,例如呼喊和掐自己。
  6. 梦也是一些神经元的有意义的连接,会不会存在一种连接的状态刚好完成了一个新的简化的大脑,而这个简化的大脑也在休息的时候进行着新的连接,好比递归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