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

李笑来有一个理论:7年就是一辈子,这话可能也不是他原创,但确实可以认为每过7年,一个人物理上从里到外的细胞全部换过,技能上也足以从入门一个新事物到专家阶段,当然这中间要保持持续的学习,就像不停的运动保持新陈代谢一样。

我1998年离开故乡,远在他乡读书7年,2005年开始读大学,7年读完,2012年开始进入工作的7年,到2019年,这又是一个7年,自然就有七年之痒,只是并未下定决心开始新生活新事情,原因之一大概是生活惯性,原因之二大概也是没有确定了的可以践行7年的主题。

生活惯性倒是简单,让自己离开原来的城市,有足够的生存自信就可以做到,然而下一个主题却很难,到了新的城市要干什么,学习,从商,还是工作,甚至只是旅行我也能接受。但拿这个问题来检验的时候——当下开始的余生,这件事是值得倾全力追求的吗——似乎又无从选择了。七年意味着变化,意味着不是一生的时间,浅尝辄止几乎是所有人认为不正确的事情,然而「体验生命」是指导我前行的准则,这个准则是如此的确定,以至于只要「发生变化」就可以作为我生活的底线。

我不知道是继续和书打交道做商业或公益,还是走入心理学脑科学这类悬而未决的科学,甚至是涉猎量子力学或从头温习物理学,也不排除可以开始练习写作,毕竟好内容是任何时代都稀缺的,但好内容多数要从大量的练习开始。所有这些都需要坚持,至少入门就是以年为单位的坚持才能换来的。

当我们开始思考眼下的工作有没有意义的时候,我想就是七年之痒的症状,那么开始思考就意味着需要认真思考了。这世界所有的自我改变必然意味着放弃,放弃所谓的舒适区,放弃赚钱,放弃熟悉的人脉,放弃熟悉的思考方式,像一个刚入学的学生一样面对世界。

当我们衡量不准确的时候,就像是舍得之间还未做好决断,人脑复杂的患得患失,因为简单的思维被生活训练的丢失了,这种思维只有小时候被问将来长大的理想时才显得我们曾经拥有过。或许这也是个好问题,时刻问自己,将来我们老了想做什么?

希望这是一篇改变的导火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