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工作时长的必要性

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概是能果腹的;

我小时候,农忙的时候忙,农闲的时候闲,不但果腹,还有余粮;

瓦尔登湖的生活,可以一年只劳作6周,其余时间休息;

而社会是一直进步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今天需要工作5天才能休息2天,除了那些完全不需要工作的人,大部分人似乎努力工作5天也只是换来了基本的生活资料;

是否大部分焦头烂额的5天工作,真的有必要,可能是现代协作的低效,也可能是必需品的稀缺与昂贵,但只考虑基本的生活资料,我断定不需要5/7的工作时长,理想的情况应该是2天必要工作果腹,5天时间创作或休息(考虑到基督徒7天的生活周期);

先尝试作四休三?或许这是后现代社会的一个开端象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