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

我像一只熟练训练的马戏团动物

下意识的手脚配合

以优美的姿态划过每一个转角和障碍

眼睛盯住无序的窗外

脚步却有序的前进

 

可怜的人类啊

你发明了幽禁自己的牢笼

却美其名曰

在牢笼里看风景

人在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也在看这牢笼。

 

行走的意义是什么

在此刻完全归零

目的地何在

在咫尺也在天涯。

 

再也遇不到

喜出望外的傍晚

然而

每一个傍晚都如期而至

 

一次弗洛伊德式的自我解梦

说起来弗洛伊德的泛性理论已经在当代不被主流心理学接受了,一切都往性上扯就好像中医里一切都往“气”上扯。然而其对心理学的一些原创式解释,尤其对意识和潜意识的划分至今来看应该也是伟大的,关于潜意识,至今也没有具有普世效果的解开面纱看到其真实面目的方法和手段。然而我们都得承认大脑的构造里使得人类可以产生潜意识。

他说,梦是接触潜意识的大门,梦是现实愿望的达成,梦是自我防御的机制。这些我是相信的,虽然并没有人能够像数学公式一样证明。 Continue reading “一次弗洛伊德式的自我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