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未来吗?还是末日

随手拍了一张办公室窗前的照片(是中午拍的),心情异常低沉。目光所及之处看不到一丝丝的蓝色,而我们号称住在一个蓝色的星球上。

很多时候,鼓动我逃离的可能就是这灰色的天空,我相信没有人喜欢,如果不是为了靠这座城市养活自己。

人为了肉体的活着,渐渐的不顾视觉的感受了,不顾呼吸道的感受了。其实无非是因为没有饭吃的坏处立即显现,而没有蓝色和没有洁净的空气坏处不那么明显,长远的看,不明显的坏处可能是最明显的。

我怀念蓝色,怀念纯净。

七年之痒

李笑来有一个理论:7年就是一辈子,这话可能也不是他原创,但确实可以认为每过7年,一个人物理上从里到外的细胞全部换过,技能上也足以从入门一个新事物到专家阶段,当然这中间要保持持续的学习,就像不停的运动保持新陈代谢一样。

Continue reading “七年之痒”

一次弗洛伊德式的自我解梦

说起来弗洛伊德的泛性理论已经在当代不被主流心理学接受了,一切都往性上扯就好像中医里一切都往“气”上扯。然而其对心理学的一些原创式解释,尤其对意识和潜意识的划分至今来看应该也是伟大的,关于潜意识,至今也没有具有普世效果的解开面纱看到其真实面目的方法和手段。然而我们都得承认大脑的构造里使得人类可以产生潜意识。

他说,梦是接触潜意识的大门,梦是现实愿望的达成,梦是自我防御的机制。这些我是相信的,虽然并没有人能够像数学公式一样证明。 Continue reading “一次弗洛伊德式的自我解梦”